当前位置:CHN军网 资讯 外媒报道 详细内容

后萨德时代韩国“四面楚歌”,突破口瞄准东南亚?

2017年11月13日 21:00 文章来源: 互联网   浏览0次 已有评论(0)

11月13日,正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出席东盟商务与投资峰会的韩国总统文在寅,向东盟十国领导人提出倡议,建议由韩国与东盟共同打造一个应对危机的“和平共同体”,并将这一共同体发展成为与中美日俄四国一起维护亚洲和平的重要力量。

文在寅在演讲中阐述这一合作愿景说,韩国愿与东盟进一步加强国防、安全及军工合作,共同应对朝鲜核导威胁、恐怖袭击、暴力极端主义、网络攻击等复杂的安全风险。他誓言自己任内将遍访东盟十国,促成这一合作的实现。

令人关注的是,原本仅是朝核问题和国内政治争斗就已令文在寅总统分身无术,可为何他此时却在东盟发力?用意是什么?事实上,这或许也当前韩国政府面临的几大困局有关。

首先,持续恶化的朝鲜半岛局势。在当前美、朝双方都难以单方面做出实质性让步的大背景下,美国及其盟友乃至国际社会对朝鲜制裁、施压的决心越坚定,越会激起朝鲜方面加快推进核导进程的斗志,如此一来,作为朝鲜第一打击目标的韩国所承受的安全压力就越大。如何应对?文在寅总统除密切与美国、中国俄罗斯日本等相关国家的关系和合作外,也想在亚太更广阔的视野内寻找同盟。这时,作为亚太地区重要的一支政治、安全力量,东盟自然就成了文在寅对外政策的一个突破点。

其次,韩国与美日关系的微妙变化。11月7日至8日,特朗普总统访韩,获得非一般的接待,外界看来,美韩关系似乎全所未有的紧密。然而,事实上,自特朗普上台以来,不论是应对朝鲜的外交或军事选项,还是韩美自贸协定修订谈判上,韩美都存在巨大分歧。在此次韩美元首会晤中,双方在这两大议题并未取得实质性突破,各自立场仍存在微妙的差异。更令美国闹心的是,文在寅在国宴为特朗普总统定制的两个环节:邀慰安妇代表赴国宴以及品尝“独岛虾”。这两项都剑指日本,激起日本方面连日抗议。作为美国在亚太最重要的两大盟友,韩国与日本如此争斗,特朗普少不了为难。

韩国政府11月7日邀请“慰安妇”幸存者李容洙出席招待特朗普总统的晚宴。

文在寅之所以抓住国宴这一难得的机会向特朗普和日本同时表明态度,与近来韩日关系恶化密不可分。11月5日,特朗普访日时首次公开提出“印太”概念,引发国际舆论强烈关注,这也被日本解读为美国回应安倍2016年提出的“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战略”。同时,据日本外相河野太郎透露,安倍为推进这一战略,已在11月6日的日美元首会晤中向特朗普正式提出建立日、美、印、澳四国首脑级对话,媒体之为“印太同盟”。可稍稍往回看一下,2009年11月,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第一次访问日本阐述其亚太政策时说的是:“在不谋求遏制中国的基础上,进一步巩固美国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的盟国关系。”

从2009年的“美、日、韩、澳”到2017年的“美、日、印、澳”,韩国被扫出局,印度被招募,背后关键角色都是日本。对此,文在寅总统也明白得很。韩国总统府青瓦台高层人士11月5日向媒体透露,文在寅9月访美出席联合国大会期间与美日首脑另行会晤时曾表示,“美国是韩国的同盟,但日本并不是”。文在寅之所以明确表明韩日做不了同盟,其实是为了强调他无法接受日方所要求的韩美日军事同盟。事实上,只要“独竹之争”与慰安妇等问题悬而未决,韩日就不可能发展成为真正的军事同盟。即便是政治家有意促成,韩国国民也无法接受。

第三,韩中因“萨德”问题遭遇建交以来最严重的危机,虽有转暖迹象,但仍脆弱。文在寅11月3日向新加坡亚洲新闻台(CNA)表示,韩美日紧密合作是为了应对朝鲜核导挑衅,但其若发展成为三国军事同盟则并不可取。对此,韩国媒体分析人士分析称,文在寅这番话旨在消除中国对韩美日关系或发展成为军事同盟的忧虑。事实上,自“萨德”问题出现以来,韩国在东北亚最重要的对外关系——韩中关系也陷入前所未有的僵局,韩国政府一度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如今,虽然中韩关系有了转暖的迹象,但韩国政府的一举一动仍有可能破坏来之不易的局面。

正是因为韩国在与朝鲜、美国、日本、中国几大最关键的关系上都出现了微妙的变化或调整,韩国文在寅政府此时才会在东盟地区寻求外交突破。

虽然愿望是良好的,但韩国是否真的能够与东盟共同打造一个应对危机的“和平共同体”却是个问题,其中最核心的一点双方的共同利益关切是什么?朝核威胁确实是韩国的最核心关切,但对于东盟国家来说发展或许才是最核心利益。


发表评论

军事网友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网友评论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相关法律法规,不得违规发言。
已有评论 0 条 查看全部回复
CHN军网 | 站点地图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