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CHN军网 资讯 国际看点 详细内容

美军“拯救大兵”不惜代价 撤退时直升机却姗姗来迟

2017年11月14日 09:00 文章来源: 互联网   浏览0次 已有评论(0)

美军如何“拯救大兵”?不惜代价,伤亡再也要营救

战争是政治家实现抱负的手段,然而对于投身其中的士兵来说,战争是血红色的搏杀与死亡。2002年3月初,当现代世界的人们正在为追逐财富而打拼的时候,阿富汗的崇山峻岭中,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鲜血向美国士兵讲述了一个残酷的现实:你们,并非不可战胜。

亡命侦察

3月是个冰雪消融、万物复苏的季节,但阿富汗却远非如此。在平均海拔2400米-3500米的阿富汗山区,厚厚的积雪没过膝盖,夜间的气温达到零下30℃。除了神出鬼没的塔利班部队和刚刚进驻的美军第10山地师,这块方圆180平方公里的山区,几乎没有任何人类的足迹。

为了给第10山地师提供可靠的情报,“海豹”分队接到任务:对目标山区进行侦察,代号:森蚺行动。3月3日晚,6名“海豹”队员组成的特种侦察分队准备搭乘直升机飞赴侦察地域。队员们隐隐感到,在这冰天雪地的环境中执行的任务被以热带雨林中的森蚺命名,恐怕并不合适。果然,还未出发,直升机就出了毛病。军用腕表的荧光指针急促地走着。按照“森蚺行动”的计划,他们必须在目标山顶机降,随后趁夜色对标高3100米的山顶进行侦察。如果时间耽误,他们将无法在黎明前完成任务。为此,160特种航空团的2架CH-47直升机前来支援。

从夜空俯视,积雪覆盖的群山狰狞可怖。“海豹”分队在距离山顶不远的地方着陆。就在机降点20米开外,一挺重机枪歪歪扭扭地横在地上。队员们并不担心,因为在这里,被遗弃的战车和火炮随处可见。正当1号机准备拉起的时候,四周响起了重机枪和火箭弹的呼啸声。“快回来!”驾驶员一面竭力稳住飞机,一面放下后舱门,“海豹”队员争相撤了回来。直升机像个醉汉,摇摇晃晃地升了起来,突然,机组成员罗伯特身体一歪,滑出了舱外。

飞回去寻找罗伯特已经不可能了,1号机的液压系统被机枪子弹打坏了。飞行员一面呼叫同行的2号机迅速支援,一面竭力逃离战区。在距离山顶6公里的一处开阔地上,1号机迫降。队员们和机组成员面临两难的境地:1号机已经报废,2号机载着2个机组的乘员和“海豹”分队,无法飞到山顶的高度。这时,指挥部电台通报,塔利班部队正在逼近。队员们只得仓促撤退,卸下1号机组后再回来营救罗伯特。

正当2号机准备起飞的时候,大家发现2号机组的两名乘员不见了。这时,电台再次响起了指挥部焦急的呼叫:一支塔利班部队正在向你们快速接近,马上返航!原来,这两名2号机组乘员正在对损毁的1号机进行检查,销毁可能被敌人利用的装备。好在他们赶在了塔利班部队到来之前完成了任务,2号机带着2个机组的乘员和“海豹”分队,艰难地脱离了战区。

拯救大兵罗伯特

再来说罗伯特。掉下飞机后,罗伯特摔伤了。不过伤情并不太严重,一直端在手中的M249机枪让罗伯特的心中燃起了一丝生的希望。他要自己坚持到救援部队到来。

罗伯特启动了红外敌我识别器。这时,塔利班部队上来了。他们发现了孤身一人的罗伯特,便呐喊着包围了上来。罗伯特用机枪把他们打了下去。等赶来侦察的AC-130飞临,却发现五六名塔利班士兵把罗伯特围在当中。随后赶到进行战场摄影的“掠食者”无人侦察机拍摄到塔利班部队押着罗伯特的画面,他们进入了南面的树林。

2号机在基地卸下1号机组乘员后,迅速载着“海豹”分队飞了回来。当直升机接近山顶时,山上射来了重机枪子弹,打在机身上乒乓作响。“海豹”队员们冒着炮火冲进了南面的树林,他们发现了已经被击毙的罗伯特。从罗伯特的伤口上可以看出,他是被用枪顶在身体上射杀的。罗伯特旁边,扔着那挺沾血的M249机枪。机枪卡壳了,否则罗伯特也许能撑到“海豹”分队到来。拖着罗伯特的尸体且战且退,塔利班猛烈的火力给营救分队造成了一定的伤亡。大家都在心里默默祈祷:该死的,快来增援!

第二路营救部队在路上。塞尔夫上尉率领的19名“游骑兵”快反分队乘坐3号机和4号机赶往交火地区。塞尔夫上尉接到的情况通报很模糊:一架直升机被击落,有人阵亡!指挥部命令塞尔夫上尉迅速与“海豹”部队汇合,将伤员和阵亡者统统撤回来。

塞尔夫上尉面临着快反分队最头疼的问题:没有全面了解情况,但是如果将时间花费在了解情况上,那么快反分队就失去了意义。

“海豹”分队匆匆拉上了罗伯特的尸体,乘机撤出。而此时,3号机和4号机的电台里,指挥部却拼命地催促“游骑兵”迅速赶赴目标区营救。一向标榜技术精良的美军却因为小小的通讯故障,又一次把部队送入了包围圈。到达山顶的“游骑兵”遭到了塔利班部队毁灭性的攻击。塞尔夫上尉带领1队9名“游骑兵”进行绳降,还没等他们踏上冰冷的雪地,一枚火箭弹从3号机的机窗射了进来,击中了直升机的右发动机,机舱内顿时爆炸起火。3号机轰然坠地。落地的“游骑兵”陷入了塔利班的包围圈。他们从惊恐中缓过神来,在没膝的积雪中费力地移动着,寻找有利地形进行还击。

营救救援分队

作为第二批救援分队的“游骑兵”此时陷入了绝境:前方的山坡上,塔利班士兵利用构筑好的工事居高临下地倾泻着弹雨;侧后方,几名塔利班士兵突然从石头后冒出来,向他们射击。

士官雷曼德后来回忆:“那真是一次可怕的经历。一发曳光弹向我射来,打在了我的防弹衣上。还好,是凯夫拉保住了我的命。我回头一看,3名塔利班士兵正在侧面攻击我们。我把手中M4的子弹全都打了过去,直到听到撞针的空击声。”来自侧后的攻击让几乎所有的人都挂了彩,只有一名新兵毫发未损。他从飞机上摔出来后,就一直四处搜集散落在雪地上的弹药。

在“游骑兵”和塔利班工事之间,手榴弹炸出了一道弹幕。“游骑兵”们想用手榴弹摧毁塔利班部队的工事,但由于是向上投,虽然看起来距离很近却投不到。塔利班士兵居高临下,但不知什么原因手榴弹也到不了塞尔夫上尉他们身边。塞尔夫决定夺下这些工事。“掩护我!”在机枪的掩护下,塞尔夫带着3名“游骑兵”冲到了工事近前。他们发现这些工事相当坚固,并且可以相互支援,仅凭塞尔夫他们很难将其摧毁。

天光放亮。F-15和F-16战机赶来支援。在飞行员看来,地上的美军和塔利班部队胶着在一起,不敢贸然投弹,但飞机发射的1000多发航炮炮弹几乎没给工事造成任何损失。飞行员试着按地面指示投下了一颗炸弹,耳机里传来塞尔夫上尉的叫嚷:“要炸到我们了,向树林那边投弹!”尽管遭到了来自空中的打击,塔利班战士仍然顽强地顶住了美军的攻势,他们的火力依然猛烈而精准,“游骑兵”始终被压制在地面。

空中打击并不奏效,解救塞尔夫他们的任务落到了乘坐4号机的“游骑兵”2队身上。4号机飞行员后来回忆:“我试图接近山顶,但找不到能降落的地方,最后只能在半山上落了下去。”山势很陡峭,“游骑兵”2队手脚并用,但行进异常缓慢,尤其是背着机枪的队员。

“把没用的东西全扔掉!”为了轻装,“游骑兵”们甚至卸下了防弹衣上加装的防弹陶瓷板。尽管这块护板能防住AK-47的远射,但3公斤的重量让已经体力不支的“游骑兵”们不堪重负。

战斗不会停歇

“游骑兵”2队终于和塞尔夫上尉的1队汇合了。1队的伤亡让赶来增援的士兵们感到震惊。“必须夺下山顶,要不我们全完蛋!”在地面的指引下,空中的F-15和F-16终于炸毁了一处工事,塞尔夫上尉命令集中所有的机枪掩护,残存的“游骑兵”们向山顶发起了最后的攻击。牛皮靴踏在泥泞的雪地上,前进变得越发艰难。

庆幸的是,塔利班部队的抵抗渐渐停止,并且主动撤出了阵地。“游骑兵”们终于占领了山顶,不过士兵们没有一点胜利的喜悦,他们眼前,是被击毙的同伴尸体,和被伤痛折磨得几不欲生的战友。

“游骑兵”们一边为受伤的同伴进行紧急救护,一面向指挥部呼叫救援直升机。突然,电台传来指挥部新的指令:“几支塔利班部队正从不同方向向你们迫近!”疲惫不堪的士兵们强打起精神,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负责联络空军的万斯身上。万斯后来回忆道:“我们当时都认为,已经救出了所有被困的人。指挥部应该立即派飞机把我们撤出去!谁也不愿意在那该死的地方再多待,1分钟也不行!”然而万斯呼叫得到的回答总是:“飞机马上就到。”

战斗机在山顶四周丢下炸弹,暂时把冲击的塔利班部队打退。相比之下,伤员们的坚持就异常困难了。下午5点钟,气温骤降。随队医生认为,救援飞机再不来,2名急需手术治疗的重伤员就要丢掉性命了。然而呼救的回答仍然是简单的“收到,明白!”军医爬上坠毁的直升机,将隔音层剥了下来,给重伤员当被子取暖。士兵们体内最后的一丝热量马上就要被严寒榨干,不用塔利班动手,阿富汗的严寒就是任何外来军队的恶魔。

晚上6点钟,一名重伤员眼望着远方的天空停止了呼吸。整个分队的士气极为低落,有的人甚至开始反思:布什总统现在在干什么?我们到底为什么来到这儿?晚间8点15分,3架姗姗来迟的直升机终于赶到山顶。在令人窒息的严寒中,搭载着阵亡士兵的尸体,和一言不发的队员们,撤出了这片恐怖之地。


发表评论

军事网友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网友评论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相关法律法规,不得违规发言。
已有评论 0 条 查看全部回复
CHN军网 | 站点地图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